欧盟中国经济文化委员会

中文|EN

关于英国与欧盟关系问题

2016-1-18
       关于英国与欧盟关系问题早已不是一个新议题,从拒绝加入欧元区,到拒签财政契约,反对征收统一的金融交易税,再到首相卡梅伦发表脱欧公投言论,英国似乎与欧洲一体化进程渐行渐远。近日,卡梅伦明确提出欧盟应在经济治理、竞争力、主权、移民四个领域进行改革的四点建议,并将欧盟改革作为英国留在欧盟内的条件。这再次引起人们对英国与欧盟关系问题的关注与讨论。从长期来看,英国的离欧倾向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昔日日不落帝国的荣耀、强烈的岛国意识、根深蒂固的疑欧主义传统、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对金融业的依赖等因素都是导致英国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的原因。从近期来看,卡梅伦之所以如此强调英国在欧盟改革方面的立场和诉求,是基于当前国际和英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是英国国家利益的反映与考量。


英国谋求更大经济自由

       作为欧盟成员国,统一大市场的诸多好处使英国经济收益匪浅,以自由贸易立国的英国是共同市场的坚定支持者。但是,英国反对欧盟在经贸领域的所谓“过度干预”,欧盟应该允许英国与美国和亚洲国家自由发展贸易关系。金融业是英国的支柱产业,不仅是拉动英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部门,也是外国资本青睐的投资领域。为了防止金融业发展受到欧元区的羁绊,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英国反对欧盟在金融监管方面的立法侵蚀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因此,卡梅伦在演讲中明确提出欧洲共同市场应确保英国与欧元区国家享有同等权利,不能因为英国不是欧元区国家而限制英国在经济治理中的发言权。


欧洲经济复苏乏力引发英国担忧

       受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2009年欧盟经济衰退幅度达到4.4%,2010年欧盟经济恢复正增长,但2012年再度陷入衰退,衰退幅度为 0.5%。自2013年第二季度以来欧盟经济表现出复苏迹象,但是复苏趋势十分疲弱。2013年,欧盟经济陷入停滞状态。2014年欧盟实际GDP增长率仅为1.4%,远低于危机前3.1%的增长水平。根据欧盟发布的2015年欧盟经济春季预测报告,今明两年欧盟经济增长将在2%左右徘徊。英国认为欧盟为应对危机和维持金融市场稳定而采取的财政紧缩、提高税率、征收金融交易税等措施威胁到欧洲国家的经济自由,不利于当前欧盟经济的复苏和竞争力的提高。加之,当前欧盟正面临着乌克兰危机、希腊债务危机、难民危机三大危机和一些结构性问题的困扰,经济复苏之路更不平坦。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不断升级,由最初的资产冻结、旅行禁令只针对个人和企业的制裁手段逐渐升级为实质性的经济制裁,禁止欧盟企业向俄罗斯的银行、石油公司和国防企业提供融资、技术等。其实经济制裁是一柄双刃剑,欧盟在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同时,也伤及了自身的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虽然希腊最终与欧元区达成了第三轮救助协议,暂时避免了退欧危机。但是希腊债务问题仍然是欧元区的定时炸弹,依然威胁着欧元区的稳定。希腊经济的根本问题是经济结构单一、实体经济的空心化问题严重、政府治理效率低下。希腊的出路在于切实恢复自身的造血功能,而不是单纯依靠输血度日。难民涌入不是欧盟的福音,却或是灾难,将对欧盟带来一些消极影响:难民危机将欧盟国家的财政支出;难民涌入会增加欧盟国家的就业压力;难民涌入会导致欧盟国家的社会治安压力加大,甚至会导致恐怖主义威胁上升;难民危机对欧盟内部团结和价值观构成威胁,威胁申根区的存在。难民问题不仅涉及经济问题,还会威胁欧洲国家社会和政治稳定。对欧洲来说,难民危机是一场比债务危机更难应对,影响更为深远的综合性危机。欧盟国家经济复苏乏力,进口需求下降,均不利于英国出口和投资的增长。英国提出增强欧盟竞争力的倡议,减少对成员国经济的束缚的改革建议,依然是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


英国对欧盟成员国主权要求突显

       英国坚决反对欧盟立法机关享有高于成员国议会的立法权,因为这样英国议会无法阻止一些对英国不利的欧盟法规在英国的实施。另一方面,作为曾经的世界大国,英国仍然希望在全球事务中发挥重要影响。近年来,欧洲政治一体化进程加快,政治联盟色彩越来越浓,有发展为“超级国家”的趋势。英国认为欧盟政治一体化会弱化英国在全球事务和全球治理中的地位,这让英国无法接受。从国内的政治形势看,支持脱欧的独立党的支持率不断提高,在议会选举中拿到的选票数仅次于保守党和工党,成为英国新兴的全国性大党。为了赢得选民,在处理与欧盟的关系时,卡梅伦不得不向脱欧一方倾斜。


英国收紧移民政策保护自身福利

       卡梅伦倡议减少对欧盟人口自由流动原则的滥用,防止欧盟移民涌入英国。为了减少社会福利支出,避免移民坐享英国的社会福利待遇,卡梅伦政府收紧了移民政策,提高了外来移民享受社会福利的门槛。从2015年3月9日起,英国政府对欧盟求职享受福利补贴的条件做出了一些新的规定:欧盟国家的求职者需在英国居住3个月以上才有资格申请通用福利制度框架下的求职补贴、育儿补贴和育儿税收减免。欧盟求职者在英国居住3个月后,如果想申请求职补贴需政府对其进行的固定住所测评,只有确定其有固定住所才有资格申请。欧盟求职者获得求职补贴3个月后(即在英国居住6个月),英国政府将对其进行“工作前景”测试,如果发现其近期无法获得工作机会,他们将失去在英国居住和求职的权利。所有的欧盟求职者均不能申请英国的住房补贴。已在英国工作或从事个体经营的欧盟居民申请英国福利补贴,需经过十分严格的审查,而且规定最低收入门槛。卡梅伦政府在移民问题上与欧盟存在明显的分歧,遭致欧盟其他成员国的指责。与前面几项改革建议相比,限制移民的政策改革实现难度最大,因为限制人员自由流动危及到欧盟统一大市场的核心自由。

作为欧盟实力最为雄厚的成员国之一,英国的退出将会大大减弱欧盟在世界格局中的政治经济地位,是欧洲一体化的重大倒退。同样,退欧也将对英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贸易减少、外资流出、人才流失等因素将导致英国经济增长下滑。因此,在退欧问题上双方均将持谨慎态度,博弈大戏仍将持续。(委员会新闻中心)